Category Archives: 泰国

酒驾与权醉 (drunk drive and power drunk)

现场乐队表演

凌晨一点,钻进莲花演艺酒吧,进门时,弥勒佛保安面带微笑地拦住我,入场费100泰铢(20块人民币)含啤酒一瓶,我向他解释道:“我喝多了,喝不动了!”,我俩用泰语加英文夹杂着肢体动作,僵持了几个回合后,保安大叔开始招架不住,而后节节败退,最后放我免费入场。

刚进去就捂着耳朵跑出来,现场乐队演奏声大到能把耳屎都震出去,我在门口徘徊一小会儿,适应一下节奏,硬着头皮,再走进去。

整个酒吧像个可容纳几百人的小型体育馆,顺着演出台旁的走道,摸着黑,踩着台阶,挤着姑娘往上走,左边靠墙的是一排钢筋铁架搭成的简易台桌,右边靠中间位置,穿着短裙热裤的美女以及分不清是男是女的美女们,在飘忽闪烁的舞台灯光下,伴着乐队噪耳的伴奏声,舞动着午夜的激情。台上那位情歌王子,肝肠寸断地尖叫着,哭吼着,嚎啕着挽不回的爱情,接着,耐不住寂寞的他玩起了饶舌,可惜这首温柔动听的泰语说唱,对于不懂得品味它的中国小伙子来说,就如同公鸡对着公鸭倾吐衷肠。

磕磕碰碰地绕场一周,在一个只有漂亮女生且除了酒保没有其他男生在场的角落放下脚步。

” 给我来瓶啤酒。”我对着服务生耳边喊。

“我们这边最低消费要满三瓶。”他回我。

散场了!

就在我拿不定主意时,旁边一桌两个姑娘,一个穿粉色碎花裙,另一个着红色吊带背心,黑色抹胸在昏暗的光线下若隐若现。她俩酒点多了,愿意卖给我一瓶。这么好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

一翻客套之后,妹子先发制人,探听我有没有对象?喜不喜欢泰国妞?接着又单刀直入,打听我家住哪里?

我心里头话:“问这个干嘛?我要是说出家在哪里,你们跟我回家吗?!”

穿裙子的是个暴牙妹,而且脸大颧骨凸,穿红背心的倒是有几分姿色,樱桃口,瓜子脸,看着就顺眼。

突然场下观众一阵骚动,抬眼一望,刚换上场的热辣女主唱,一首脍炙人口的摇滚甜歌,引起了现场一阵共鸣。

节奏是浪,空气似水,她好像鱼,红背心一边舞动,一边横向游动,八爪鱼般柔软的身段一会儿撞一下我的膝盖,一会儿蹭一下我的大腿。然而,像我这种腰腿不灵,鼓点踩不准的家伙,只能僵尸般地配合她移动。

凌晨两点多便散场了,我猜这两女孩儿玩得还不够尽兴,所以才突发奇想:“我们骑摩托车送你回家?” 我心想:“这难道是在征求我同意吗?”

我坐最后面,左手搂着红背心的腰,右手象征性地搭在碎花裙的吊带上,下半身不由自主地思忖起下半夜的好戏,同时暗暗告诫自己,带泰国女孩回家之前,有一件事一定要先弄明白:“你现在抱着的’她’会不会是另一个’他’?”,不要到时候解开包裹一看,蹦出来一条青虫,搞得你我都尴尬。

借着刹车等红灯的机会,我的手掌不小心裹到了红背心的胸,乳房软得像棉花糖,仔细打量她的喉咙,没有突节,目测一下她的脚码,再对比一下我的鞋码,她的尺码要小得多,是真女人,准没错!

我们拐进一条小路,没走多远,有辆摩托,幽灵般地尾随过来,我用余光向后瞄了一眼:一个头戴钢盔身穿制服手持对讲机的男子,慢速将我们逼到路边。

糟糕!碎花裙刚喝了不少酒!

前方警灯闪烁,两辆警车霸在路中央,碎花裙将摩托打在路边后被带去盘问,我和红背心被另一位警察隔在一边。这个时间点从酒吧放纵归来的司机不在少数,除了我们,有几个已经在排队接受酒精测试了,还有私家车和摩托车陆陆续续地被拦下来。我内心忐忑不安,被晾在一边,等待一个既定的坏结果。半小时后,碎花裙回来说:“要交两千泰铢(400块钱)。”,这样的处罚比我想象中要轻得多,我自责:“要不是因为送我回去,她们也不会遇上这桩倒霉事儿!”,我交了罚金想尽快了结这个案子。

在警局漫长的等待。

谁知交完罚款后,男女被分开,女的被装在车内,男的被押解在皮卡车斗里。可笑的是,今天周末,出来玩的人多,车子装不下,交警让喝了不少酒的红背心骑摩托车载我跟他们回警局。

碎花裙被带进问讯室,我和红背心在处罚中心门口等她,本来十分钟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处理了两个多钟头,仍不见她出来。就在我们焦急等待之际,一位身穿迷彩服,下巴上长赘肉的便衣民警从办公室里走出来,语重心长地跟我们谈了许久,从他那口温柔绵软的泰语里,我听出了一丝希望 :不是我故意刁难,只要你们乖乖地把罚款交出来,你朋友的人身自由全包在我身上,怕我没搞明白,他在小纸条上写下4000,(约800块)。摩托车酒驾应该只罚2000,到他手里就翻了一番,这肥猪警官也是醉了,被权力烈酒给灌醉的!我不忍心让她再耗下去,于是从ATM里取出1500,红背心贴了500,又凑足2000,跟他进了小黑屋…五分钟后,碎花裙重获自由。

回家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两丫头明知半路有鬼,为何偏偏选那条路?

初出茅庐——赴泰国教书

凌晨到达曼谷,去呵叻府的火车,要等到天明。

原来打算去越南打工的,后来听说来泰国当外教待遇不错,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写了份英文履历,托朋友Fah帮我投递。出人意料的是,履历投出去没多久,便收到了呵叻府多家学校的面试邀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