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打洋工先生

塞内加尔史上交洛夫帝王功绩翻译节选(沃洛夫语-中文): 阿尔布里•恩伽依,初生牛犊不畏虎! The Feat of Jolof King, Alburi Njaay, New-Born Calf Has No Fear of Tiger!

阿尔布里•恩伽依 (Alburi Njaay)

沃洛夫口述文学,叙述流畅,韵律自由,如同放慢速度,不卡节拍的即兴说唱。格里奥( 口头诗人)讲述史诗时,即使出现忘词或口误,也要让故事进行下去,给听众连续不断,一气呵成,不绝于耳的印象。

回忆往昔: 阿尔布里•恩伽依(Fàttaliku-demb: Alburi Nijaay)

这档沃洛夫语电视节目,展示了这位交洛夫皇帝的珍贵照片,以及格里奥和历史学家讲述其生平,收看请点击链接:

http://www.wolof-online.com/?p=1933

以下是《阿尔布里•恩伽依史诗》里,阿尔布里协助拉特•交尔平定叛乱,登上皇位的节选:

(沃洛夫语-中文,段段对照)

Tan̈ bi nga xam ni

Lat Joor toogna ba

Ba war a falu

Kajoor, ñu ci bare bañ,

Muy xeex,

Booba tan̈ Alburi

Mi ngi laxasaayu ànd ak Lat Joor.

Xare boo dégg ci Kajoor nag ni Lat Joor xarena ko

Mook Alburi Seynabu ko ànd .

Te Alburi

Am jaloore ci Kajoor yu bare ,

Booba faloogut .

Ndax wax naa la ni : ba muy tollu ci ñetti at ,

La jóge Jolof

Yaroo Kajoor

Ba mi ngi dellusi Jolof ci fanweeri atam : 1875 .

等到时机成熟,

拉特•交尔

在卡交尔城,称王称帝,

众诸侯造反。

拉特•交尔,为保皇位,镇压叛军,激战连连。

阿尔布里,临危受命,

戎装待发,助舅父一臂之力,

卡交尔战役,无论大小,拉特•交尔必御驾亲征,

阿尔布里,与舅父并肩作战,立下汗马功劳,威震卡交尔。

拉特•交尔登基之前,

曾提到过: 阿尔布里,于三岁那年,

离开交洛夫,

求学卡交尔,

1875年,重返交洛夫时,他刚步入而立之年。

Bokk na ci

Joloorey Alburi

Keroog bi ñuy xare Kokki

Mu ànd ak Lat Joor .

Fas wi Kuddu la ko wundee .

Ñu ni ko Kuddu nag ?

Mu ni : Kuddu, bu ñam tàngee ,

dana ko soxla ,

Bu seddee nag

Bu ñu yebboo fab loxo .

阿尔布里,声名鹊起

他日,考吉之战,

他与拉特•交尔,一齐上阵,驰骋沙场。

阿尔布里,胯下坐骑,名曰库毒,

库毒意思是勺子。

战马取名为勺子,是何道理?

阿尔布里道 :

所谓勺子, 热腾腾的米饭,手里抓食怕太烫,勺子舀着吃才行。

眼下,两军交战,激战正酣,沙场厮杀,当以骑兵为重。

等到饭冷菜温,也就是,敌我双方,分出胜负,尘埃落定以后,

再用手抓饭菜为宜。

Bokk na ci joloorey Alburi

Bi nga xamee ne Lat Joor dégg Dammel

Te nga xam ni bala nga dégg Dammelteeñ

Danga boole Kajoor ak Bawol,

Te booba tan̈

Meysa Taraba Maram Baabu

Moo terewoon Lat Joor dégg Dammelteeñ,

Ndax xeexkat lawoon…

Xeex bu ñu mas a xeex rekk,

Lat Joor du ko mën a gañu

Ba moo téewoon mu dégg Dammelteeñ.

Lat Joor

Ne leen :

Xeex bii may waaj a xeex Sàmbey

Ak Meysa Tabara Maram Baabu,

Moom don̈n̈ laa ci tiit

Moo ma teree dégg Dammelteeñ

Kon nag

Ndombo gii nga xam ne dañu koy wax Barjaag

Teg naa ko ci xeex bii may xeex ci Sàmbay.

Képp koo xam ni kii reynga Meysa Tabara Maram Baabu,

Ba ma déeg Dammelteeñ

Da ma lay fal Barjaag.  

阿尔布里,一战成名。

拉特•交尔最终称霸卡交尔和巴沃尔,

梅依萨•塔拉巴•马拉姆•巴阿布

拉特•交尔曾经的死对头

这只半道杀出的拦路虎,挡住拉特•交尔的称帝路,

此人骁勇异常…

拉特•交尔逢他必败

梅依萨•塔拉巴•马拉姆•巴阿布

这块途中设下的绊脚石,阻挡了拉特•交尔的登基道。

拉特•交尔

对众将士道:

本帅磨利兵器,喂饱战匹,萨贝尔一战,

誓与梅依萨•塔拉巴•马拉姆•巴阿布一决雌雄。

本帅戎马一生,杀敌无数,唯独梅依萨令我胆寒。

他是断我前途的火焰山,阻断了我的帝王路。

为此,

萨贝尔一役,我身佩恩多宝,

这件宝腰带,又名巴尔贾,佑我刀枪不入。

此战能取梅依萨首级者,

及本帅登上皇位之日,册封他巴尔贾称号,授予勇士头衔。

Alburi ni ko :

Jàpp naa Meysa Tabara Maram Baabu .

Dinna xeex ak moom Sàmbay ;

Sàmbey jot

Mu war fas wu ñu naan Jayre

Ñu xeex Sàmbey .

“Versions” yi bare nañu foofu :

Wax nañu ne

Meysa Tabara Maram Baabu dafa doon fetal Alburi,

Fetal ga gantu,

Naar bi mu àndal soxaat ko

Mu fetal ,

Fetal ga xotteeku.  

Meysa dee.

Wax nañu ne :

Meysa Tabara Maram Baabu dafa diir Alburi fetalam ,

Jayre mi mu waroon

Alburi tëye ko mu tag

Meysay nég Alburi cëppeelook tagal fas wi

Alburi ci diggante boobu mu fetal ko

Meysa daanu .

阿尔布里,于军中放豪言 :

萨姆贝战役,誓拿梅依萨人头 ;

大战在即,阿尔布里所乘坐骑,名曰驾尔。

萨姆贝一战,个中故事,众说纷谈 :

有传闻,

梅依萨•塔巴拉•马拉姆•巴阿布,

开枪射向阿尔布里,然而,子弹卡膛射不出。

阿拉伯勇士再装子弹上枪膛,

梅依萨又开一枪,土枪竟然走火,

梅依萨误杀自己,战死沙场。

又有传言 :

梅依萨•塔巴拉•马拉姆•巴阿布

持枪瞄准骑驾尔宝马者。

阿尔布里持缰跃马,

梅依萨等他下马,伺机射杀。

阿尔布里抓住时机一枪毙命,

梅依萨应声倒地。

青酱切莱米,一道大菜烧一天 Cere Mboum, One Dish Cook For A day.

菜市场

露天菜市场,黄沙覆盖的小道上印着来来往往的足迹。道路两旁,戴着花色头巾的女菜贩面前摆着大大小小的蔬菜盆或桶状袋。空气里隐藏着各种鱼腥,晒干的或刚打捞上来的,竖起耳朵听,叮叮叮…叮叮叮…讨价还价声中穿插着戒指敲打菜油瓶的”吆喝”声。

马墨娜捡起西红柿装进小口袋。

卖菜老太手指数了数,四个,400西非法郎。

我心算一下将近5块钱人民币,在这个干旱少雨农作物难以生长的地区,蔬菜价格确实比较贵。

“这种鱼叫chechar,那种叫yeye。”马墨娜捏起一块鱼干,递给我闻。

一股冲鼻腥臭味,我把身体赶紧往后挪,脑袋触电般地向回缩。

这座以捕捞为业的海边都市,鱼种繁多,银白色,粉红色,青黑色的,什么稀奇古怪的都有。

从菜市场拖着一大袋菜回到家,拿来菜篓,倒出蒜头,洋葱,青葱,干辣椒, 鱼干,牛肉,猴面包树叶粉…

切莱米,远看好似黄沙,手里搓搓,米粒就像粗沙,嘴里嚼嚼,干脆易碎。

摘菜

奈拜带叶,叶片椭圆,指甲盖大小,一根茎上五六片,做青酱用的主料。

据说,这种树叶,无论旱季还是雨季,都能生长,美国人管它叫never-die,用沃洛夫话讲是nebedaay。

马墨娜80多岁的母亲,布满老茧的双手拈起一把奈拜带叶,仙女散花般撒在盆里,我摘下嫩叶,扔掉根茎,将枯叶和烂叶,挑拣出去。

菜叶摘好,放入清水,洗洗搓搓,打捞上来,双手沾满了洗净的绿叶。

老母亲怀里抱着个比婴儿还大的葫芦盆,里面盛放切莱米,她倒入小袋儿猴面包树叶打成的粉末,边倒水,边翻铲,把米勾芡成一整块儿。

走到厨房小院儿里,马墨娜揭开炭火上的炖锅,菜汤翻滚,腾腾热气,扑面而来。

我尝了一口,味道甘苦的。

这家烧菜做饭的,都是女的,马墨娜的弟媳手握洋葱,横刀一切,洋葱丁雨点般地落入混着辣椒与大蒜的杵臼里。

厨房里传来嘭嘭嘭嘭的舂捣声。

一个大蒸笼,顿在汤锅上,铺上切莱米,淘米用的葫芦当锅盖,系围裙用的布条儿,塞在蒸笼与汤锅的缝隙之间,汤汁蒸发上来,切莱米充分吸收。

一下午的漫长等待,阳光攀过了房顶,静悄悄的院子里,马墨娜用簸箕来回煽火,炭火一齐睁亮了眼睛。

马墨娜引我去男人房间小憩一会儿,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大锅汤汁经过半天的焖煮也悄悄浓缩成了酱汁,马墨娜给我两个大碗,一个装青酱,另一个盛切莱米,让我带回去。

谷物蒸发出的酸味拌入浓稠略苦的青酱,我真吃不大惯。

塞内加尔历史上交洛夫王国的皇帝:阿尔布里•恩伽依降生,翻译节选(沃洛夫语-中文)Excerpt Translation(Wolof-Chinese): The Birth of Alburi Njaay, Jolof King in Senegal History

塞内加尔史上交洛夫王国

阿尔布里•恩伽依,19世纪交洛夫王国的皇帝,曾顽强抵抗过法国殖民者的入侵,是塞内加尔人心目中的英雄。

出于对根植于西非的人文历史的浓厚兴趣, 我去学习塞内加尔的沃洛夫语,到目前为止有四个星期,参考法语译文及沃法词典,阅读并翻译其口述文学抄本,如《阿尔布里•恩伽依史诗》,关于他的家族出身,南征北战,立下赫赫战功,成就帝王霸业的故事。翻译过程中遇到难点如,怎么用纷繁复杂的中文辞藻去呈现沃洛夫语简单质朴,类似于即兴说唱,循环往复的口语诗句表达,如何将口述文学为传统的沃洛夫语抄本译成以书面文字为根基的中文,而又不失原意地描写出交洛夫皇帝的史诗?

《阿尔布里•恩伽依史诗》节选 97-148,沃洛夫语翻译到中文,段段对照。

阿尔布里•恩伽依(Alburi Njaay)降生

Seynabu

Wal cere

Di togg yápp.

Di teertu.

Alburi Pëya Biram

Ak Biram Penda Njéeme Njote miy boroom këram,

Yàlla def ñu teggi ko,

Dem Ngënëneen.

Seynabou daldi jog,

Ànd ak waa Muy

Ñu daldi leen fekki Ngënëneen

Ak

Terraanga yi ñu defoon yépp.

Dox fekki leen fa;

Ba mu demee

Ñu jox xare bi cere yi

Booba cere lañu daan togg.

塞纳布

舂米煮肉,

摆酒设宴,准备迎接

阿尔布里•佩牙•比拉姆

与丈夫,比拉姆•彭达•恩杰姆•恩交特。

谁料,他俩中途迷路,绕过塞纳布,行至恩根能村。

见君未至,

塞纳布,站立起身

姆依人,左右相伴

一行人,启程赶往恩根能村,

美味佳肴,悉数带上,

长途跋涉,千里寻夫,

及至军前,箪食壶浆,

那年那月,煮食切莱米。

Ñu togg cere yi ak yàpp yi

Rey nag yi…

Xare bi lekk.

Ba noppi,

Biram Penda Njéeme Njote nag

Di ko kale ci diggante Jóob ak Njaay.

Ni ko : bàjjo bi defe nga ni def nga ngóora

Waaye sa cere ji neexul.

Mu ni ko : Njaay, cere buy wut fure,

Nu mu mel baax na.

Mu ni ko: Aa…! dinga am fure dey moom,

Waaye nag

Sonn nga.

Ñi nga àndal sonn,

Nañu ñibbi,

Yaw nga dem Cal noppalu.

Ardo Biram Bóoyo nga fa

Dina la toppatoo

塞纳布,炊米烧肉

宰杀牲口…

犒劳三军。

肉足饭饱,

比拉姆取笑妻子道: “你自命厨艺高,饭菜却难咽下口。”

妻还口:” 恩伽依! 这餐饭,正评反判一句话: 色香味俱佳!”

比拉姆反唇相讥: “啊…! 好一个色香味俱”佳”。”

话说,比拉姆•彭达•恩杰姆•恩交特,属恩伽依族,

其妻塞纳布,归交布家族。

恩伽依与交布家族乃表亲关系,

两家成员之间,可相互嘲笑,

为避免矛盾,且须彼此忍让。

“夫人,你面色疲惫,

随行人马,筋疲力尽

我俩回屋歇息。”

比拉姆对塞纳布道,

“你往查乐,休养些时日,

阿尔多•比拉姆•博遥,

在那儿为你安顿一切。”

Cal

Benn dëkk la boo xam ni bii,

Dëkkab Njaayen yi

Ñoo ko sancoon

Booba tan

Muy Cal

Ku ñu wax Ardo Biram Bóoyo dëkk fa ;

Seynabu dem fa di fa noppalu .

Ardo Biram Bóoyo toppatoo Seynabu lool

Boole kook ñaari dagge naabe,

Jox ko yaari nagi ratt,

Boole kook ñu koy toppatoo

Gàtt bu jeex mu reyal ko beneen

Ñu di ko toppatoo

Ni ñu ko war a toppatoo nèpp,

Ba Yàlla def, Alburi juddoo Cal ci 1844…

Loolu moo tax Alburi juddo Cal .

查乐,恩伽依族村

恩伽依人最先定居

姆依(镇)查乐村。

阿尔多•比拉姆•博遥

栖居在此;

塞纳布,于此休养生息。

阿尔多•比拉姆•博遥

引塞纳布,

见两位富拉族人,

他们掌管牛群,奴隶,牧羊人,

他们热情招待,

悉心照料塞纳布,

赠与她,奶牛两头,

阿尔多•比拉姆•博遥

安排手下,照顾塞纳布。

只要她吃掉一头羊,

就为她牺牲另一头,

他们如同受命一般,

尽心服侍塞纳布。

直至1844年,阿尔布里降生查乐村…

此乃阿尔布里诞生查乐村之由来。

听Bob讲故事: 塞内加尔烤肉王,得罪权贵不折腰 Storytelling Bob: Senegalese grill master confronting son of bigwigs in Gambia

Bob在烤肉店切肉

“Bob,你英文说得挺溜儿!” 我赞他,塞内加尔人一般说法语。

“在冈比亚待久了,英语练出来了,我没上过学,但我识字儿。” Bob取下一块羊腿肉,丢在砧板上。

“在那里生意做得好好的,干嘛回来呢?” 我随口问了句。

“外国人生意火了,当地人就眼红了!” 唉…他叹了口气,“我以前在冈比亚开餐馆的,后来给人搞砸了。” Continue reading

陆路过境,草木皆兵: 西撒哈拉到毛里塔尼亚Border Crossing: land mines carpeted Western Sahara to AQIM(al Qaeda in the Islamic Maghreb) active Mauritania

西撒哈拉,摩洛哥占领区(左),阿拉伯西撒哈拉民主共和国(黄色区域)

“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西撒哈拉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跑去干嘛?还他妈玩儿陆路穿越? 我在那儿都不见得安全,别说你一个外国人了!” 在马拉喀什认识的柏柏尔哥们儿觉得我已经疯到无可救药。

从西撒大西洋边的捕鱼乡向南300多公里到达充满活力的半岛城市,原打算搭车过去,谁知从清晨等到黄昏都没人肯搭载,不是警察不让,就是要有保险,有的干脆狮子大开口,要一大笔车费。 就在我筋疲力尽绝望无助,望着公路不知何去何从时,最后一班出租车奇迹般地出现,我”呼”地一下从地上窜起来,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像鱼装罐头一样,被塞进了车。

司机是个小巧的阿拉伯老头儿,副驾坐着蒙着黑面纱的妇女,我和6个小伙子挤在后两排,后备箱满满当当塞着大包小包。
Continue reading

就连Toyota也是中国的?Even Toyota is from China?

所谓科技大国不单单是把别人甩在屁股后面,更关键的是,只要谈到科学技术,人家就以为是从你那儿发明创造出来的。

“我店里的每一样宝贝都是中国的!”电子产品店老板微笑着向我投来钦佩的眼光。

“Toyota是中国的吧?”他这一问倒把我给问住了。

The so-called technological super power is not just to be the leader, but as long as it is about technology, people assume that it originates from there.

“Everything in my shop is Chinese.” The owner of electronic products admiringly smiled at me.

“Toyota is from China, right?” I was stuck dumb by this question.

撒哈拉生活 Life in Sahara

撒哈拉沙漠的绿洲

晨雾缭绕的沙漠里,玻璃窗反射出落日的余晖。

怀里抱着从镇上买回的大桶水,颠簸在荒漠的砾石小径上,晚风像清凉的手,拨弄着我的发丝,夕阳好似一颗橙色的巨蛋下沉到山脊背面,泛出淡黄色的霞光,沿着山脊线往北的另一段山脉,粉色或砖红色的土壤蒙上了一层烟蓝色的薄纱。 Continue reading

穆斯林朋友请喝酒

撒哈拉人坐在地毯上喝酒吃饭

一包透明液体,一整块生猪肝,一盘凉拌番茄,几个穆斯林(除了我)围着矮桌,席地而坐。

萨尔是个渔夫,撒哈拉人,五十多岁了,还没有老婆孩子,前晚在海边跟他认识,今天他邀我去朋友家喝一杯。

其中有个法国侨民,在西撒哈拉当老师有二十多年。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