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骆驼奶 Camel Milking

 

Mbark(左)和人挤骆驼奶。

拉开铁皮与树枝搭成的小门,踏进红色泥巴墙围成的院子,另一扇门后面便是牲口圈。

刚走进去,迎面扑来一阵奇异的眼光,六只骆驼怯生生地盯着这位不速之客。

Mbark是Mhamid镇上一家五金店老板,要不是当地人指引,我还真看不出他是个奶农。

“你家骆驼的奶让我挤挤怎么样?”我好奇地问他。

“我挤奶的时候,你站旁边看看吧。”他笑着回我。

“那也成。” 骆驼怕生。

“晚上六点左右来我店里,带你去我家。”

Mbark和他的帮手,分别站骆驼两侧,三只手一上一下,一个大碗在奶头下面儿兜着。

我试着靠近点儿看,母骆驼发出怪叫声,像是在警告我:“你小子要是敢越雷池一步…”

“你稍微离远点哦,小心这母骆驼…” 他做了个把我踢飞的动作。

“难道她也会功夫吗。”我向后缩。

骆驼吃草

他把温热的奶水倒进瓶子里,滤斗上盛着一朵“大棉花”。

母骆驼把长脖子伸向我索吻,我用手递给她,两片柔软的上嘴唇夹得我手指怪痒痒的,她一边嗅一边喘着粗气。

Mbark丢下一片新摘的椰枣树叶,解开一大捆干草放在墙边,骆驼低下头。

我饮一口生乳,淡淡的甘甜,没有想象中的膻味。

Leave a Reply